• <tr id="xjfar"></tr>

  • <tr id="xjfar"><track id="xjfar"><delect id="xjfar"></delect></track></tr>
    1. <noscript id="xjfar"></noscript>

    2. (多字預警)不確定自己_朋友是否陷入傳銷_建議看看..._知乎_

      admin 時間:2022-04-29 閱讀:

      朋友們,我現在是在確認自己安全之后敲下這篇文字的,雖然距離我離開南寧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但是回想起來一切還是覺得有點后怕,所以思前想后決定寫下這篇長文,從我親歷的角度去重新審視這整個過程。

      希望我的這篇東西,能給【想去南寧的】或者【不太熟的朋友邀請一起旅游散心的】或者【戀愛腦上頭準備跟網友奔現的】朋友們(不限男女)一點警惕。

      1. 前情交代

      首先交代一下本人的一些基本情況,女,80后,本職工作收入不高,進入現在這家公司前因為踩過職場坑(關于這個以后可能另寫一篇詳細說明),所以現在對工作、對他人的信任度會有一定的保留,這是很重要的前提。

      然后是感情狀況,單身,一個人住,與前任男友分手已半年有余,之前試過一個人出差,也試過一個人去旅游或者見網友,打小獨立能力也比較強,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前提。

      接著交代一下故事前情,5月份開始在某社交平臺上玩,認識了不少新朋友,基本都是泛泛之交,因為知道社交平臺基本上真真假假不能盡信,除了一個人,在這里我們叫他余吧

      (認識余的同時,還認識了跟他玩在一起住在一起的河南人老王,在這個平臺上老王還有個女友,這個女友后來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關于老王和女友這里暫時先按下不說)。

      一切似乎并非刻意經營,在我眼里和余就是很正常的朋友之間聊天,再到言語曖昧,再到每天早晚給你發信息打電話,我都并不覺得余有什么可疑之處,一切話題都在“曖昧對象”的日常聊天范圍內。

      所以直到事情發生之前,我都沒有對他產生過過多的懷疑,甚至直到事情剛發生的當時,我也還在單純地以為,他也只是被別人利用了或者騙了而已。

      2. 關于余

      直到跟余見面之前,關于他的信息其實我也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是山東人,自稱在湛江工作,跟別人合伙開了一家店是做酒類供應的,最近說是店里缺一個會算賬的可以看店的人幫忙,一直也招不到,關于這點他不但在朋友圈發過兩次像模像樣的招聘,也不止一次跟我提到過(后來我們結合了種種細節推斷,他們正是用招人的名目試圖把想換工作的人從異地騙過去)。

      后來我開始向余吐槽我的工作,他就會適時地安慰我,順著我的話吐槽我上司。然后在8月初的某天他說他想出去旅游散心,問我想去哪,意思帶我一起去,我說我這邊剛進新公司還在試用期不好請太長的假,要不先找個周末先就近面個基,再從長計議。

      然而余一直游說我,說要請就請久一點請個七八天,趁著現在疫情緩和的時候出來,不然過段時間要是疫情又爆發了就出不來了。加上剛好碰上七夕,他說想跟我一起過,還說他從來沒有出去旅游過,說想去遠一點的地方比如西藏巴拉巴拉……

      因為西藏剛好也是我一直想去不敢去的地方,于是我也動心了,開始看起了拉薩攻略,也去詢問了之前自駕去過西藏的朋友,關于進藏的準備,和一些防疫政策什么的。

      3. 這家伙到底靠不靠譜啊

      漸漸地約定的日期一天天逼近了,計劃8月13號前后出發的我們,直到一周前還連最起碼的第一站去哪里都沒有定下來。

      每次我問余,你怎么計劃的,我們先去哪再去哪,然后有哪些景點是大家都最想去的,有哪些景點是可去可不去的,最起碼得有個一二三,哪怕是自由行,也得有一定的計劃不是,況且要去西藏,得提前一周喝紅景天增強抵抗,不然進藏容易有高原反應。

      但余就總是說,他不希望兩人去旅行變成做任務打卡一樣的,想要去了之后再隨機應變,喜歡的地方就多呆兩天,不好玩的地方就不呆。包括關于紅景天,他也一直跟我說不用現在吃,說什么是藥三分毒,到時候他一起買就行了,所有的交給他和他旅行社的朋友安排就行了,我只需要放心跟他走。

      后來我以自己身體較差、余也沒有旅行經驗為由,強烈表明不去西藏而想改道貴州,余才支支吾吾地說那行他去叫朋友安排一下。

      當時余還問我,是不是怕他賣了我,我說是的,怕你賣了我,或者是你旅行社的朋友賣了我倆,余就一直安慰我不用怕,一副無辜的樣子。當時我雖有疑惑,但更多是覺得反正大不了見招拆招,去到之后如果覺得不靠譜了再把主動權搶過來,由我策劃和決定之后的行程就行了。

      但我全然沒想到,真實的情況并沒有我想象的那么簡單,因為最終兩個人的行程,變成了怪異的三個人。

      4. 第三個人的出現

      在這里先補充說一下我拿到的第一個行程信息。

      根據當時最后一次溝通的信息,我們定下的計劃是14號下午分頭出發找個城市碰頭,余會比我早到,然后去接我。10號余跟我要了我的身份證號以及姓名,說是他旅行社的朋友利用公司的優惠幫我們訂票,我轉了200塊給他。

      但是直到14號上午都沒有拿到訂票信息,連個截圖或者信息都沒有收到,余只是通知我傍晚6點半的高鐵,問他要截圖也要不來,我就開始覺得不靠譜了。

      當天早上出門做核酸檢測之前,我自己想辦法在12306上查到了我的那張票,所以換言之,我是14號早上才得知自己被安排去的地方是【南寧】,當天傍晚6點半的高鐵,9點半左右到。

      按照我自己查到的票務信息,我提前一點到了廣州南站,按時上了車。上車前后余一直發來信息確認我是否已經上車,我問他已經到了嗎,他說他早就到了,然后一直表現得好像要見到我了很高興的樣子(后來我通過查湛江往返南寧的高鐵信息什么的,確認了他們其實一直都在南寧,關于這一點后面我會再補充說明)。

      車到站的時候,他說他在南廣場出口處等我,還拿著一束花說是怕我認不出他(因為我倆之前只是互相發過一次照片,以及視頻通話過一次而已),那時他都還瞞著我此行還有第三個人。

      看到他的時候他身邊站著一個年輕的小哥,他介紹說那是他合作的一個老板的弟弟(后來的后來我知道他姓覃,我們就直接稱呼他為覃吧),然后介紹我的時候是“以后有可能成為他女朋友的人”,簡單地打了個招呼,覃就似乎熟門熟路的樣子帶著我們去搭地鐵了。

      關于這個覃的出現,當時我也沒多想,就以為是余的當地朋友,當著大家的面我也不好說什么,就跟著他們走了(但后來我從老王的女友處確認了覃的身份,覃是老王的大學同學,也是一個游手好閑不干正事兒的主)。

      覃帶著我們從【建設路】地鐵站出來后,經過一條很長的上坡路,在一個看起來很尋常的路口吃了點路邊攤。覃開口問我是哪里來的,得知我是廣東來的,就說他有一個朋友是星海畢業的,并且一直很主動地挑起話題,問我一些關于粵語什么的。而我所得到的關于他的信息,是他來自河南,自稱家里有錢,給他安排了工作不滿意,所以自己跑出來賺錢。

      5. 旅行的安排開始逐漸詭異起來

      吃完宵夜覃帶著余和我往附近看起來似乎是住宅樓的方向走,說是給我們安排了住的地方,我當時還天真地以為是帶我去賓館或者酒店啥的。結果拐了兩個彎之后,覃帶著我們上了一間出租屋,進屋的瞬間一股濃重的出租屋味道撲面而來,屋內幾乎沒有任何家電,只有簡單的家具,簡陋的折疊桌椅。格局是一房一廳,廳有一張小床,臥室里一張大床和布衣柜,就沒了。

      覃說這里是什么以前同事住的地方,年前同事離職了所以一直空著,他笑著跟我說你將就一下,我心想人家都這么說了不好抹了他們的面子,就客氣地說沒事。見我們安頓下來,覃把一串鑰匙交給余,反復強調鑰匙只有這一串不能弄丟,然后就走了。

      那天晚上余問了我兩次:“你這次出來玩兒跟家里人怎么說的?”我一向獨立慣了,這種出來見網友的事情我一般不會跟家里人報備,于是回答他我家里人管不著,余聽了哈哈笑(猜測他們問這個問題主要是為了確定我同誰提過這趟出行,以判斷我好不好控制)。

      余跟我解釋關于這個老板弟弟,說他也是來了之后才知道的安排,說是還有個單子要簽什么的。于是我跟余說,如果你還有事情忙你就先去忙吧,我自己一個人轉轉,等你忙完了再陪我也行,但是余說沒事,說既然都答應我了肯定要陪我好好玩兒。

      當天晚上我比較困,就忍著簡陋的條件洗了澡就去睡覺了,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十二點才醒。余睡在外面客廳的小床,我一個人睡里面臥室(后來回想,其實這也是在變相監視我,以防我跑掉)。

      我睡眠一般比較淺,臥室門因為風扇電線卡住的緣故沒有關,因此也沒有睡得很踏實,天亮之后外面還一直下大雨,所以時睡時醒。

      第二天起床洗漱后,覃就來喊一起吃飯了,他領著我們在附近蘭州拉面吃了飯。吃完他繼續以一副話事人的樣子說他下午還有事情要忙,而我和余是第一次來,就給我們報了個旅行團,我也就聽從安排,跟著他們走了。

      覃帶著我倆穿過兩條街,來到一個路口,那里已經有大約八九人在路邊或站或蹲,看樣子也是在等車的。這時我看見旁邊有個小報廳有飲料賣,就問余要不要喝點什么我去買,余說他不用了,我還是徑直走過去想給自己買瓶可樂,馬上余就跟上來了(不讓我有單獨行動的時候,這種情況后來比比皆是)。

      余一邊說著怎么能讓你買呢,一邊給我買了一瓶可樂給他自己買了一瓶東鵬。我問他,不給你朋友也買一瓶嗎,他滿不在意地說不用了,我心想人家給我們安排了這么多,你丫連瓶水都不舍得給人家買?我就說,給他隨便買一瓶吧人家給咱們安排這么多,聽了我這話余才掏錢又買了一瓶可樂。

      至此我判斷余真的是個不太會做人的家伙,原本還幻想此行會有什么浪漫情事,到了那時,我重新端正自己的心態,打心眼里把他當作哥們兒朋友看待了。幸而自己全程心里一直都有冷靜的盤算,才有后來的脫險,所以不得不說女孩子出門在外,處處留個心眼真的是絕對必要且重要的。

      6. 洗腦于無形的導游

      旅游大巴沒過一會就來了,覃在車門口向司機核對了手機號碼及人數,我和余就直接上了車。余帶著我徑直坐到左手邊第二排,后來上車的人有人想坐在右手邊第一排被司機制止了(后來我回憶起這個細節的時候猜測,因為在右手邊第一排的導游小姐姐需要看到每個人的表情和反應,所以才不讓人坐第一排)。

      車開出沒有很久,我前面的導游小姐姐就面對著后面的游客們站了起來,拿著話筒開始說話。導游小姐姐長得不錯,化著精致的妝,普通話非常標準,語速偏快,也很會調動氣氛。

      導游小姐姐開篇就說,咱們今天這趟南寧半天游呢,是絕對沒有強制購物啊隱形消費啊這種安排的,因為南寧的導游都是跟其他地方的導游不一樣的,是接受政府統一培訓的。然后開始介紹南寧,問我們來之前對南寧有什么印象,是不是聽說南寧到處都很亂什么的,還挨個問車上的乘客是來自哪里的。

      隨著車行所見,導游小姐姐開始給我們介紹南寧的幾個區,從【良慶區】駛出,先是來到【“五象新區”】(其實根本沒有這么一個區名),帶我們駛過一片看起來明顯入住率不高的高樓大廈,并興致勃勃地介紹起來。見慣了廣州繁華CBD的我對此非常不感興趣,加上有一點頭痛,就閉著眼養神。見此小姐姐還特意點我,叫我不要睡覺,于是我心里已經開始漸漸覺得不舒服了。

      中間停了兩次車,第一次是在【林景云故居】,在一片看起來荒無人煙但是綠化修整得非常好的小公園里,第二次是在【百益上河城】,是一個看起來很新的網紅打卡地,有很多新潮的餐飲店(其實這兩個地方都不是什么著名景點,一個是人跡罕至,一個是年輕人多,都是不打眼的)。

      在第二個停車點的時候,我還跟余說,剛剛聽導游小姐姐說接下來沒有什么別的安排了,要不我們不跟車回了吧,反正這里也有很多吃的,一會叫你朋友忙完來這里找我們。但是余說朋友叮囑了回去之后給他打電話什么的,唯唯諾諾的樣子我也沒有心思了,就聽任他安排了。

      導游小姐姐全程在車上的話術可謂是不動聲色地各種鋪墊,我由于對別人的話語一向比較敏感,所以漸漸地感到事情詭異又魔幻,對她說的話產生了一些懷疑。

      她先是夸贊現在南寧建設得多么好,你們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留下來一起賺錢。然后各種明示暗示南寧建設得這么好跟政府的各項扶持分不開,什么南寧的經濟分成兩部分,一是實體經濟二是虛擬經濟,但至于啥是實體啥是虛擬呢,她又故意不說,只說這是留給你們回去思考的功課巴拉巴拉。

      還有經過一些知名建筑的時候,小姐姐的話里總是加進去各種不著邊際玄乎其玄的表述,比如某建筑多少層代表什么什么,某建筑后門有口鼎是國家在南寧背后鼎力支持的意思,某建筑有個雕塑是寓意鄧小平而某建筑有個雕塑是寓意胡錦濤,某建筑代表金某建筑代表木再看這邊這個建筑代表火那個建筑代表水最后這個代表土……全程都在強調“每個建筑都是有寓意的”。另外還有一些什么南寧是國家開發的第四級,是每年東盟開會的地方巴拉巴拉,基本就是明著暗著夸這座城市前途無量遍地黃金,然后各種叫我們好好考察不要錯過什么的。

      導游小姐姐用極快的語速說著這些的時候,聽到后面我已經非常反感,直接把眼睛閉上,借口頭痛不去聽,只一心想著快點結束這段略帶魔幻的行程,一邊又想著,今天一天就這么過去了,今晚得好好跟余說說接下來怎么盤算一下行程了。

      回程接近下車的時候,導游小姐姐說咱們一共有三個下車點,第一個是哪兒第二個是哪兒第三個就是他們公司門口,我聽前面兩個地名都不熟悉,于是我們選擇坐到第三個下車點。下了車我特意看了一眼她說的公司,是一個類似客運公司的鋪面,我就稍微留心記下了。旁邊有個【冠超市】,于是我和余去超市里買了點小零食,然后在超市門口等覃。

      覃很快就來跟我們碰面,因為才下午五點多還沒到飯點,就說一起去打桌球。覃假裝好奇地問我們今天下午玩得怎樣,我就略帶嘲諷地說現在的套路是一上來就告訴你我們不去購物,反而說這里有多么好多么好你們來了就不要走了,覃聽了笑著說是嘛現在都流行這種套路了,就好像他也是第一次聽說這種話的一樣。

      7. 一切的偶然都是策劃好的

      他們倆打桌球的時候我一直坐在一旁,其實前前男友有教過我打桌球,但當時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沒有了想要參與的興致,于是我假裝自己不會打,然后一直看他們打,觀察他們,就像在觀察兩個小男孩。

      見多次慫恿我一起打桌球無果,他倆也沒有打很久,就結了賬一起出門找吃的了??赡苁怯X得摸不透我喜歡玩什么,吃飯的時候覃和余又總是拉我一起玩手機游戲。

      真正精彩的部分從晚飯后開始。

      吃過飯我還在心里嘀咕有點想唱K,邊走邊打開手機查找附近的KTV,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他倆帶到了一間不起眼的奶茶店了。店里裝修特別簡單,通風排氣特別差,炸物的油煙味道伴隨煙味撲面而來,嗆得我眼睛鼻子都有點不舒服。

      因為這家店讓我覺得太簡陋了,菜單上的東西也讓我不大感興趣,我便跟覃說我們去唱K吧,還拿出我在手機上找到的KTV給他看問他近不近,但是覃打著哈哈跟我說明晚再去吧,我心里腹誹,你們是有多少事情忙,難道明天還要我這樣陪你們浪費時間嗎?

      我們坐下的位置旁邊有張小桌坐著一男一女,我坐下沒多久就開始留意到他們,因為那個男的對女生說話的語氣、高揚的下巴讓我覺得就是一個自大的屌絲男,那自吹自擂的樣子讓我莫名替對面的女生覺得難受。

      覃一會跟店里老板娘要了一副撲克說一起打撲克,一會又心不在焉地撥弄手上的電子表,說是昨天(七夕節)晚上收到的禮物,說表快了他不會調,問我會不會,我很實誠地說我不會。沒過一會覃就開始問隔壁桌那個屌絲男會不會調表,因為那個男的手上戴了塊指針表,而且是面向我們的那只手戴著,非常容易注意到。結果讓我詫異的是,那個屌絲男不但自告奮勇坐到覃的旁邊,就好像對我們很熱情似的,還招呼同桌的女生也坐過來一起聊天。

      假裝撥弄那塊表沒一會后,屌絲男說自己不會,女生也附和說那塊表是名牌卡西歐的,話題很自然地就扯到七夕,扯到我和余的身上了。再然后就是很自然地,覃向屌絲男問出了(估計是他們劇本上早已寫好的)第一句話:今天他們(指我和余)說南寧導游都不流行帶你去購物了,而是跟你說南寧遍地是黃金,這里真的那么容易賺錢嗎?

      然后屌絲男和覃就在我眼前開始表演起了非常自然的對話,一個充滿信心滔滔不絕地說,一個則充滿好奇接連不斷地問。一開始我還出于下意識的辯論本能忍不住對屌絲男說的一些話進行嘲諷,他說的話我基本不接招不進套,但他牛就牛在,面對我的嘲諷依然厚臉皮地繼續說,對我的質疑盡量避而不談,但基本上把白天我在旅游大巴上聽到的內容強化了一遍,讓你對一些關鍵詞加深印象。

      如果是來自小地方的沒什么判斷力的人,其實很容易將信將疑,你一旦信了兩成,他們就會試圖幫你把那兩成放大,讓你眼里只看得到那兩成。

      只能說所幸我是個冷靜的成年人吧,在那樣渾濁的空氣中聽著那樣催眠的話,我實在坐不住,便同余說跟這男的聊天太累了,我想出去找洗手間。雖然前面覃曾經出去找過洗手間但無果,我則是實在憋得受不了了就一個人出去找了,誰知很快余也跟著出來了,他說他也想上廁所,其實也是不想我離開他們的視線。

      出去找廁所的時候,難得地呼吸到外面的新鮮空氣,我對余說那個男的說話太拽了我聽著不舒服。余于是繼續那套安慰我的話,說沒辦法這個覃是老板的弟弟得好好陪著云云,言外之意就是我來都來了就陪他應酬一下。我只好忍下一口氣,但是回到店里我一直玩自己的手機,因為我的手機貼著防窺膜,所以余多次伸頭來看我在玩什么,我也沒怎么搭理他。

      關于那一男一女,我聽來的信息是,男的是四川來的,女的好像是河南還是河北人然后在湖南上的學,其他的我就沒有往下問了。

      整整聊了兩三個小時我都快困死了,覃才假裝依依不舍地跟四川屌絲男加了,然后把我和余送回住處,臨別覃還一臉期待地說明早來喊我們一起吃早餐。

      住處的味道和簡陋的條件依舊讓我心里有點不舒服,我甚至幾次沖動搜了一下附近的酒店在想要不要自己搬出去去住,但都忍了,因為不想讓余覺得好像自己有多嬌生慣養,畢竟我也確實沒有那么嬌生慣養。

      殊不知,他們正是這樣一步步掌控拿捏你,如果你的容忍度高性格很隨和,他們就更容易下手。

      8. 一次的偶然可以說是偶然,兩次的偶然就一定是必然

      一早大概八點左右覃就給余打電話叫我們起床,跟著覃來到附近一家很不起眼的早餐店,我隨便要了幾個煎包一碗豆漿,但是煎包又硬又冷難以下咽,我只吃了一個就吃不下了。

      趁著吃飯的時候,覃又開始挑起話題,他問我粵語是不是有個繞口令什么國家什么什么的,我說對啊,就用流利的粵語念了一遍那個繞口令,然后坐在旁邊的一個瘦瘦的小哥就噗嗤笑了。如果不是他笑了,我還不會注意到那個小哥。他就那樣一邊在看自己手機,一邊好像對我們說的繞口令感興趣時不時看過來。

      然后覃就又上演了一番熱情游客的戲碼,對那個小哥問長問短,問他是哪里來的,小哥說是河南信陽的(我依稀記得),覃又繼續把昨晚跟屌絲男聊的內容向小哥求證,還問小哥知不知道哪里有關于南寧發展的書可以看的,接著就是問小哥會不會剛巧家里就有這些方面的書,再然后就是好像很順理成章地問介不介意我們上他家看看那些書。我見小哥很自然地就答應了,便問小哥不用上班嗎?因為那天是8月16號周一。結果小哥回答不用,我又忍不住問他,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那么好不用上班,他卻一臉認真地回答了一句,來這里的人基本上只有一件事,就是【做國家政策】。

      我當場沒笑出來,有一種聽到了幾天以來最大的笑話的感覺。

      果不其然覃依舊表現得很感興趣的樣子,早餐吃罷又興致勃勃地跟著小哥走,余也帶著我跟上去了。到了那天余的舉動開始變得有點曖昧,一起走的時候會用手從后面扶著我的腰,其實是為了讓我乖乖跟著走。

      一開始我也想過不跟著去的,但是經不住一顆八卦的心,想看看在南寧居住的外地人家里是什么樣子的(典型的觀察者思維),于是跟著上了小哥的出租屋。

      然而一進出租屋我就察覺到不對勁了。

      那是個一房一廳,臥室出于禮貌我沒有去張望,而廳雖然不大,布局卻很像一個簡陋的咨詢室,放著一張辦公桌一張辦公椅,我們三人在桌前坐下,像極了到某某公司與銷售經理洽談合作的那種氛圍。小哥還用一次性塑料杯子給我們一人倒了一杯水,一坐下我就已經萌生想走的想法了,如坐針氈就是那種感覺了。

      9. 察覺不對勁時請盡量冷靜

      小哥從角落翻出三本書,我拿過來翻了一下就放下了,覃和余還在假裝很感興趣的樣子翻看,還一直問問題,我就覺得有點可笑,開始拿手機搜從南寧去桂林和陽朔的車票了。

      而就在覃一直追問小哥關于這幾本書和南寧發展的問題時,我隱約開始覺得我們(注意是我們)是不是碰上洗腦的了。因為眼前這個小哥跟昨晚的小哥所說的話,再加上導游小姐姐說的話,都是帶有明顯的洗腦傾向的。

      想到這里我開始跟我群里的好朋友們發信息,我說我感覺南寧有點詭異,連續碰到三撥人在跟我鼓吹南寧有多好有多好。然后朋友們回復我,你怕不是碰上傳銷的了吧??吹健皞麂N”這兩個字我還有點迷惑,心想不至于吧,但隱隱約約又覺得那套路有點點像。

      于是我私聊余,我說我聽不下去了,我想回住處等你們。我說我想去陽朔玩,你們如果還要忙的話我就先去,你們忙完再來找我。但是余還在繼續他擅長的裝無辜和撒嬌,說是不放心我一個人去,又不能放下老板弟弟巴拉巴拉的。

      我強忍著脾氣跟余說我十一點就走了,我回去住處等你們。見小哥還在假裝不經意地說他哥哥也跟他一樣來這里賺了大錢,而且這項目不是每個人都能加入的巴拉巴拉,我就冷漠地問小哥,你這里租一個月多少錢,小哥說四五百。我又問,那你每個月收入多少,小哥回答平均的話每個月有三萬,看每個人努力的程度。我再問,那你的錢是什么公司或者單位給你發的,小哥神秘兮兮地說,是中國工商銀行每個月直接打到我卡上的。聽到這我噗嗤笑了。

      見我強烈地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小哥對覃說,關于這個項目我能說的也就這么多了,你要是感興趣的話我給你個聯系方式吧。趁著他們交換聯系方式的時候我走在前面出來,余又緊步跟上來,手又扶上我的腰以示安撫。

      我說我想上洗手間,你把鑰匙給我我回住處上廁所等你們。余不肯給,拖拖拉拉地哄我等一下。這時覃跟上來,說是小哥給的那個聯系人就在附近,想去看看,我看余一臉沒什么主意的樣子,心里隱隱地就一股無名火。

      我見覃帶路的方向離住處不遠,心里很想搶了鑰匙沖回去的,但見覃在那說他也想上廁所,稍微等一下那個人馬上就來了,等會順便跟她借廁所。我又強忍著脾氣等了一會,心里琢磨著下一步到底該怎么辦。

      10. 確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適當保留證據

      來人是個比導游小姐姐稍年長一點點的小姐姐,也化著妝,她帶我們上樓來到她住的出租屋,是個干凈整潔的大單間,有種小姐姐在這里住了挺長時間的感覺。

      借完廁所回到客廳,小姐姐已經招呼他們兩人坐下了,這次的桌子沒有小哥那么“辦公”,是張普通的飯桌。只見小姐姐拿了一張白紙一支筆,然后開始一邊說一邊寫,大概內容就是講解他們現在在從事的這個“國家大項目”是個怎樣怎樣牛逼的項目,收益有多么多么好。

      聽著這些內容我腦海里開始不停地跳出朋友們說的“傳銷”二字,于是偷偷地又用手機給朋友們發信息。群里一個朋友見到我說自己在南寧,立馬說他有個親戚之前就在南寧工作過,那個親戚說南寧很多傳銷,他讓我也小心點自己這兩個朋友,可能是托。

      我一邊想著余和覃應該不是托吧,可能只是真的對這事好奇而已,一邊用知乎開始搜索“南寧”“傳銷”這樣的關鍵詞,果然找到了幾篇關于南寧良慶區大沙田傳銷親歷者的文章。

      我還借著手機有防窺屏的便利,一邊假裝在玩手機一邊偷偷錄了小視頻給朋友們發過去(沒有懟臉拍,只是有錄到小姐姐說話的聲音),看了小視頻朋友們紛紛喊我快跑。

      我把在知乎上查到的其中一篇文章給余發了過去,我說這肯定是傳銷,他們明顯在給你們倆洗腦,我說你把鑰匙給我,你想陪自己陪著吧我回去等你們,余還一直裝傻,說什么你說洗腦咋洗挖出來洗嗎這種冷笑話。

      至此我真的怒了,拎了包站起來,用我此生最虛偽的笑容“客氣”地對他們幾個說,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然后自己開門出去了。

      下樓梯的時候余追上來了,還在觍著臉哄我叫我別生氣云云,我全程黑著臉不理他,直奔住處。因為我沒有鑰匙,只能他開門,他見我是真的發了脾氣哄不好,就乖乖開了門給我進去。

      進去之后我直接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收拾得差不多的時候覃也跟回來了,他坐在客廳的椅子上,假裝輕松地說下午帶我倆去青秀山玩吧你們不是想去青秀山么,還拿出他搜的照片給我看說你看你看那里多漂亮。我說你不用給我看我自己搜過了。

      見余還是一直在哄我不要生氣下午一起出去玩吧什么的,我決定給他最后一次機會,我問他,如果下午我們去青秀山了,你明天陪我去桂林嗎?他一臉為難的樣子支支吾吾,我當場決定不再信他的話了,于是站起身拉了行李就往外走。

      (幾個重要地點,回來后我按著記憶在地圖上找出來的,電話報警時提供了落腳點的地址給接警員)


      11. 重新掌握自己的行動自由

      這時余還跟著出來搶著要提我的行李箱,說吃完飯再走嘛,拉著個行李箱多累云云,我硬是堅持自己提著行李箱下了樓,他和覃跟在后面下來,而自此開始我強行掌握自己的行動,在樓下粉店坐著一邊吃著粉,一邊用手機訂票去桂林,還滴滴打了個出租車到粉店接自己。

      覃推說因為唯一的那把鑰匙被余關在出租屋里了,他要去解決就走了,只有余跟著我去吃粉,期間還在各種勸我別走什么的,我還是看都不看他,也不說話。

      直到我上車的時候,余還問我,是不是非走不可,我冷漠地說是的,我問他,你走不走,他還在那嘆氣,我就扭頭把車門關上不理他了。

      出租車一開出,我的心情隨著車行也輕松了好多,冷靜下來我還給余發信息,我說覃要么是真的傻,要么是故意把我倆往里頭帶,你自己小心點,可他一直沒回信息。直到晚上我到了桂林,入住我自己訂的民宿之后他都沒有回信息,只是朋友圈卻發了張吃飯的照片(大圓桌上擺著好幾道菜),也正是因為那張照片,我才開始懷疑他其實從一開始就是和覃、王他們一伙聯合起來騙我的。

      12. 多番詢問最終確定真相

      到了桂林之后冷靜下來的我,聯想到余跟老王一直都聲稱在一起做生意,但是這次沒有見到老王,于是我打開老王的朋友圈,卻赫然在他朋友圈第一條看到跟余同款的圓桌照片,一模一樣的一大桌菜,只是角度略有不同,推測兩人是挨著坐的。

      思考了很久之后我決定打電話跟老王的女友小喬說這件事。電話打通的時候,我跟她說的第一句話是,我不會幫你也不會慫恿你做什么判斷,我現在要做的事情,是把我的親身經歷從頭到尾事無巨細地跟你講一遍,然后由你自己做判斷。

      于是那天晚上在桂林的民宿房間內,我把我整個南寧之行前前后后所有細節都跟她說了。然后她告訴我,她最近也有在懷疑老王的行蹤,因為老王一會說他在廣東,一會說他在云南,而且最近還一直在各種游說小喬去云南找他,只是最近河南又是大水又是疫情的,她不可能出得去,所以一直沒有動身。聽了我的話之后她也對老王產生了懷疑,也當場表示絕對不會聽老王的話去異地找他。

      在那之后我和小喬分別向余、王的共友聯系打聽,查出來覃的真實身份(因為之前我只知道他姓覃其他一概不知),王的共友給我看一張照片問是不是這個人,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那個共友說,這個覃就是個從來不干正事的主,小偷小摸撒謊成性,之前王畢業之后離開河南說去南方,正是跟著這個覃走的。

      再后來我們通過多方查問,包括聯系到王的家里人(徐的家庭情況我們無從得知,而覃的父親不但去過南寧看他知曉他所做的事情,還主動給了覃幾萬塊錢),基本上能確定是覃帶王,王帶余這樣的順序進的傳銷組織。

      另外我們還在共友里各種排查,找出來更多的幾個受害者,他們都是在我之前去過南寧回來的,只是他們都選擇了沉默,既沒有告訴其他人,也沒有報警。也有的人是受到他們邀約,覺得事情不對勁,但是沒有拿出來提醒大家的。

      他們大概的模式就是每人交69800,然后一帶三,形成階梯式團伙。一般帶受騙的人來到南寧之后,都會由一個資歷老的帶一個資歷新的人(也就是邀請你來的人),陪你吃喝玩樂,放松你的警惕,再給你洗腦。等到時機成熟了那個邀請你來的人就會告訴你,其實我已經加入了,連我都加入了難道還會騙你嗎之類的,等你一步一步聽信并加入,你就成為他們擺布的棋子,聽任他們要求你去騙更多的人進來。

      而目前據我所知,只有我,在事情發生后報了警(我是在桂林打電話報的,因為怕被報復,然而報警之后沒有收到警方進一步的消息),以及我們還通知了幾乎所有我們能聯系到的親朋好友,統一口徑不借錢給他們,也不聽信他們的話前去找他們。

      13. 結局雖未到來,結束已經開始

      我的這段經歷其實嚴格來說并未結束,但凡王、余二人還身在傳銷組織當中,我都會繼續關注下去。不能說管到底,但最起碼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避免更多的人受騙、也盡量幫助王的家人開展營救,如果后續有突破性進展,我會在這個帖子下更新,也歡迎有類似經歷的朋友們留言交流。

      在此呼吁各位兄弟姐妹們,警惕各種“殺豬盤”,警惕各種網友面基。如果是女孩子應邀面基,最好是讓對方來自己的城市相見;而如果是男孩子應邀面基,哪怕你再牛高馬大機智聰明,也要多一份警惕,少貪便宜,也不要聽信才認識不久的人的花言巧語,出門在外多一個心眼總是沒錯的。

      (多字預警)不確定自己_朋友是否陷入傳銷_建議看看..._知乎_本文《(多字預警)不確定自己_朋友是否陷入傳銷_建議看看..._知乎_》鏈接:http://www.facemasks99.com/nanning/1415.html

      (多字預警)不確定自己_朋友是否陷入傳銷_建議看看..._知乎_相關文章

      <>圖片

      熱點推薦

       
      真实的性刮伦
    3. <tr id="xjfar"></tr>

    4. <tr id="xjfar"><track id="xjfar"><delect id="xjfar"></delect></track></tr>
      1. <noscript id="xjfar"></noscript>